首页 > 捕鱼大作战客户端下载 > 华人主页,中环股份收购国电光伏受挫 扩产与产能过剩如何抉择?

华人主页,中环股份收购国电光伏受挫 扩产与产能过剩如何抉择?

2020-01-07 12:19:44   来源:网络

华人主页,中环股份收购国电光伏受挫 扩产与产能过剩如何抉择?

华人主页,中环股份收购遇挫

作为单晶龙头,收购国电光伏对中环股份意味着什么?缘何这一资本运作,频频受挫?

2月9日,中环股份发布公告称收到中国证监会的通知,经证监会并购重组委召开的2018年第10次并购重组委工作会议审核,公司发行股份购买资产并募集配套资金暨关联交易事项未能获得通过。

这意味着中环股份作价6.44亿元,收购国电光伏的方案被证监会否决。正在业内猜测其后续动作之时,3月26日,中环股份公告拟继续发行股份购买资产并募集配套资金。此外,为加快光伏板块投资,拟取消基金形式投资中环应材,而改用股东直接投资。

此前,中环股份为收购国电光伏宣告停牌。在长达一年半的停牌之后,中环股份再次回归到行业视线,但至今国电光伏收购一事仍未成功。

缘何这一资本运作,频频受挫?作为单晶龙头,收购国电光伏对中环股份意味着什么,对此为何如此执着?

“ 收购一波三折 ”

中环股份对国电光伏的收购,最早可追溯到2016年。

是年4月25日,中环股份因筹划重大事项股票开始停牌。随后6月,其披露停牌原因,公司所筹划的重大事项正是发行股份购买国电光伏有限公司90%的股权。

收购国电光伏这一资本运作前后耗时将近两年,中环股份为何对国电光伏如此“情有独钟”?

中环股份公告称,其收购国电光伏目的主要是为了高效HIT电池研发线技术以及房屋、土地、公辅系统等,无关资产包括晶硅组件、薄膜电池等设备均需剥离。

对此,有业内人士分析,比起高效HIT电池技术,中环股份更大兴趣是在国电光伏的土地、房屋等资产上。

中环股份自成立以来经过五十多年的发展,形成了“半导体材料—节能型半导体器材”和“新能源光伏材料—高效光伏电站”的双产业链模式。而国电光伏位于江苏无锡,该地正是半导体和光伏产业重镇,从地区的产业优势和定位来看,与中环股份的双产业链高度契合。

国电光伏在建厂时按照吉瓦级光伏规划布局,对中环股份来说,比起新征土地建设,直接收购国电光伏,可以为中环股份节省1-2年的时间。就瞬息万变的市场环境而言,此举为中环股份抢占产业发展先机提供了基础。

然而,收购之路却一波三折。

一方面,中环股份与国电光伏均为国有企业,内部申报方案耗时颇多。在2016年7月中环股份披露的收购方案中,国电光伏90%股份作价为6.59亿。同年11月,中环股份重新调整方案,收购股权作价降至6.44亿元。

另一方面,从2015年8月起,国电光伏停止了全部产业活动,一直是处于全面停产状态。中环股份属于收购亏损资产,深交所审核并没有想象中顺利。

最终证监会对中环股份收购申请的审核意见为:申请材料显示,标的资产未来持续盈利能力具有不确定性,不符合《上市公司重大资产重组管理办法》第四十三条相关规定。

对此,苏民创投高级投资经理顾泉向《能源》记者分析,“证监会否决申请的主要原因,一是国电光伏属于亏损资产,二是中环股份对于土地、房屋等完全可以采取租用形式,没有收购的必要。”

据悉,中环已通过租用国电光伏厂房的形式,开始实施“10GW”高效太阳能电池用超薄硅单晶金刚线切片产业化项目”和“5GW高效叠瓦组件项目”等,但其似乎对此并不满足。

在中环股份收购方案遭拒后,对于其后续是否会继续坚持收购国电光伏,业内也充斥着迥然不同的声音。

对此,为进一步了解中环股份在收购失败后的计划,《能源》记者向其递出了采访函,但中环股份方面则表示涉及上市公司信息披露不便透露。

就在截稿前夕,中环股份于3月25日发布公告称,公司召开第五届董事会第六次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继续推进发行股份购买资产并募集配套资金暨关联交易事项的议案》。这意味着中环股份并没有放弃对国电光伏的收购,也对之前业内的猜想,给出了明确答案。

《能源》记者梳理发现,鉴于证监会之前的否决,在中环股份最新对证监会审核意见的回复中,重点加强了对国电光伏“具有持续经营能力”的举证。

中环方面表示,重组之前,国电光伏资产并未得到有效利用,而重组之后,亏损因素将得到消除。

“ 产业链之困 ”

经历一年半的停牌之后,中环股份于2017年11月29日复盘涨停,再次回归话题中心。

上市公司因重组停牌并非少有,顾泉向《能源》记者分析,“不论重组成功与否,都存在不确定性,为保护投资者利益,一般都会停牌。而停牌主要是避免造成股价层面的波动,并不一定会影响企业的经营运作。”

复盘当日,中环股份随即宣布几件重要事项,除“发行股份收购国电光伏90%股份”外,其还表示:将调整新疆协鑫出资比例,由10%增至30%;与苏州协鑫同比例向合资公司中环协鑫增资;与无锡发展、晶盛机电合资组建中环领先半导体材料有限公司。

分析指出,中环股份收购国电光伏可以布局高效电池片、组件。而新疆协鑫是保利协鑫在新疆所设的多晶硅生产基地,中环股份增加出资,就可以更好地锁定上游,获取稳定高品质的多晶硅料来源。

“这样联合,无论是战略上还是实际合作中,都是比较强的互补。” 顾泉分析。

新能源资本市场,类似的组合还有隆基和通威的合作。通威拥有硅料,隆基拥有单晶技术,二者结合一起,即是优势互补。

值得关注的是,目前光伏硅片呈现的是多晶硅巨头保利协鑫和单晶龙头隆基、中环股份三足鼎力的局面,中环与保利协鑫的合作也自然与隆基和通威的组合划分为了两大阵营。

此外,据中环股份信息披露,其新能源板块主要有新能源光伏材料(单晶和硅片)构成。同时,公司也开展在多晶硅原材料、光伏器件、组件等多方面的战略合作、合资经营。

根据以上事项,不难梳理出中环股份的布局谋划。从上游的硅料、硅片,到下游高效电池片、组件,中环股份积极布局上下游合作。同时,中环股份增资子公司中环协鑫和组建中环领先半导体材料有限公司,加码了单晶和半导体。中环股份的产业链渐成。

诚然,停牌未对中环股份经营产生较大影响,但收购未能成功的确拖累了其所构想的扩产进程。

“ 单晶龙头之争 ”

中环股份执意收购国电光伏之时,另一单晶龙头隆基也在迅速扩张。

年初,作为全球最大单晶硅制造商,隆基公布了《单晶硅片业务三年(2018-2020)战略规划》,表示要在2017年底硅片产能15GW的基础上提升至28GW。2019年、2020年,产能或将分别扩大至36GW、45GW。

而2017年单晶与多晶所有产能加一起也只有50GW,隆基通过此规划,强势表达了其在单晶领域的龙头地位。

对此,顾泉分析:“中环很早就想要扩产,然而收购国电光伏迟迟没有成功,这对其扩产进度是有影响的。隆基抓住这个机会,告诉行业扩多少,是在起到龙头的震慑作用。” 

与一直只做光伏、专注单晶的隆基相比,中环股份的双产业链中,半导体比较强,光伏相对落后。半导体方面的资金链对中环来说也是一个考验,也其分散了做光伏的精力和财力。

资料显示:中环在2013年时还是单晶领域的第一,但在单晶市场份额增长很快、市场最好发力时,其并未抓住最好时机。此外,光伏部分又受到前期拖累,对其而言,想要赶超并不容易。

隆基的产能规划会对中环股份起到多大的压力不得而知,但明确的是,中环股份也在加快单晶扩产的步伐。2018年1月,中环股份称,公司单晶硅材料年产能将到23GW。

不过,伴随迅速扩张的产能而来的,是对产能过剩的担忧。但是对于光伏企业而言,扩产似乎仍是一件必须为之的事情。

有业内人士向《能源》记者分析,这其中的逻辑是,光伏市场还处在一个高速发展期,后上的新产能与先上的旧产能相比,不仅技术先进,而且成本更低。“如果企业不扩产,一直依靠旧产能,当市场价格逐渐降低,甚至低于旧产能的成本的时候,没有新的量稀释前面的成本,企业在这个市场就会做得很被动。”

顾泉则认为,明知存在过剩风险还要扩产,因为之前80%的市场都是多晶的,现在随着单晶技术的提升和成本的下降,还可以继续抢占多晶硅的市场份额,将市场占有率提上来。

“虽说中环和隆基两家扩产都很快,但对单晶而言,市场份额还有提升空间,从多晶里面分割一部分蛋糕给他们,这样产能也没那么过剩。另外,长期看,平价上网后,全球新能源的需求空间不可限量,保持不掉队很重要。”顾泉说。


安徽快3